所谓凉凉

【绿红,微超蝠】一花一世界

#CP不拆不逆呦
#领主世界AU,有一些私设,OOC的话请海涵.
#文风变化有点大,有人相信这是镜花水月的番外嘛,我自己都不信😂😂
#个人觉得超人其实是个拥有人类之心的外星人,也会害怕,也会自私.

以上

有一次,我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认识的。
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飞鸟集

任由乳白色的沙拉酱黏乎乎的粘在手指上,巴里紧抓着自己的早餐急冲冲的向警局赶去。今天巴里的运气还不错,赶在最后一分钟进了警\局,他工作的地方.

天知道,在巴里还年少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以后可以在一秒内绕地球好几圈,现在却变成了日常迟到的好好先生.作为一个法证小警\察,他的工作一向不是很忙,今天也如此.

巴里端着一杯咖啡,半倚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有飞机在大都会上空失灵了,毫无例外的窜出了一个蓝色身影,镜头给了这位光明之子一个特写,蓝衣红斗篷的超人咧着一口白牙双手托着飞机,缓缓的降落在公园的草坪上.

抿了口咖啡,巴里在心里默默吐槽,大都会是改名叫大三角了吧,这都这周的第几架了,超人接飞机的次数都赶上我坐飞机的次数了.大都会有超人,哥谭有蝙蝠侠,星城有口香糖侠,唯独中城没有专属的超级英雄,哦,还有一个城市也没有自己的专属英雄,海滨城.

"嘿,我们的金发小天使,去帮我买个热狗吧."吉姆勾住了巴里的肩膀朝人群喊了一声,"你们还有谁想吃的?"所有人都举起手,吉姆得意的向巴里挤挤眼睛.

"哦,好吧."巴里耸耸肩向门外走去.

热狗店离警/局挺远,等巴里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一群人涌向了拎着大塑料袋的巴里,袋子里的热狗飞速消失."嘿,伙计们,有谁拿走了我的那份."巴里倒了倒空空的塑料袋,朝人们喊到,所有人都低头吃着手上的热狗,没人搭理他,巴里只好再次出门.

平静会使时间过的飞快,就像海浪中的泡沫,在人不知不觉的时候碎裂,消失.日复一日的生活,一成不变,享用完母亲做的晚饭的巴里平躺在床上,枕着双臂仰望天花板有些无所事事,巴里拿来当小夜灯的戒指前几天消失了,房间就比以前昏暗了些,连唯一的小惊喜星空也看不见了.

也许是它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巴里砸了砸嘴.

戒指是在一个晚上突然出现的,当时巴里的母亲正被闪电般的黄光折磨,戒指发出柔和的光护住了巴里和他的母亲,两种光芒互相碰撞,同时出现又同时消失.光消失的时候,戒指从半空掉在地上,大概是耗尽了所有的能量,巴里俯身捡起它,那一瞬间戒指由黄色变成绿色,并一直亮着,就像是巴里点燃了什么.


闪电侠死了,就在正联众人的面前.
超人听不到,钢骨搜索不到,灯戒扫描不到,神奇女侠捏碎了控制台,蝙蝠侠拉上了面具隐在黑暗里似乎和黑色融为一体,哈尔像是凝固了一样,僵直的站着,看着屏幕里被折磨的巴里.

绿灯侠当然不会害怕,他们是全宇宙共认的勇士,哈尔会举起灯戒,英勇无畏的冲向视差怪,冲向未知的宇宙,冲向各种各样的怪物,然而在巴里死的那一瞬,他只能任绝望这头巨兽撕碎,在恐惧中看着绿光被黄色吞噬.

神奇女侠剪去了她的长发,蓝大个变成了白大个,蝙蝠侠穿上了灰色,那是葬礼的颜色,他们甚至找不到巴里的尸体,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祭奠.卢瑟控制了政府,政府煽动人民,往日的英雄像是腐烂了的食物,被人们唾弃抵制.到处都是反对的声音.

"绿箭,黑金丝雀死了,沙赞还躺在医院."蝙蝠侠直挺挺的站着,鲜血逐渐在他身下形成一个小血潭,"布鲁斯,那不是你的错."超人轻轻的拢着蝙蝠侠,悲伤深深刻在他的脸上,"谈判,我们和政府进行谈判."

在蝙蝠侠的不断努力下,政府最终同意和正联谈谈,但那场会议其实是个把英雄一网打尽的陷阱,氪石子弹熄灭了超人眼中跳动的最后一丝希望,会议最后以超人捏碎卢瑟的头颅告终,和卢瑟同时被超人杀死的还有那个来自堪萨斯州的小镇男孩克拉克.

自那天起,正义联盟改称正义领主并向全世界宣战.

"我们谈过这个,克拉克,我们不是要成为独裁者!"蝙蝠侠将文件拍在桌子上,"克拉克已经死了,叫我卡-艾尔,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我应该做的事情."超人半飘在空中,好像比蝙蝠侠高一些就能给他更多的底气."这不是你切除那些家伙脑叶,摧毁伊拉克恐怖分子和政府的理由!"蝙蝠侠怒吼,"我永远的解决了伊拉克的战争问题!至于切除他们的脑叶,我早该这么做了,我不应该在那群疯子一次次伤害我的人民之后只一次一次把他们扔进疯人院,想想杰森,你还想让小丑杀死你的下一个罗宾吗?!"

无法忍受超人做法的蝙蝠侠最终打开了平行世界通道,与另一个正联联手准备制服领主,被失望与愤怒压倒的超人失去控制错手杀死了灰蝙蝠,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嘿,真不敢相信你是我的同位体,英勇无畏的绿灯侠居然变成了黄灯,你真是太丢我的脸了."另一个世界的绿灯侠飘到哈尔身边.

"你的闪电侠呢,你不会没有专属的闪电侠吧,这不科学,绿灯和闪电任何世界都配对这可是全宇宙通用的定律,你真是太不幸了,我得说我的巴里是个天使."

"够了,天才,快闭上你的嘴."另个世界闪电侠一脸无奈.

"我们可是super friend第二,不过介于你们的超人把你们的蝙蝠侠杀了,你没有闪电小天使好像也挺正常的."另个世界的哈尔怂怂肩.

超人没有被处死只是被永远关进了有红太阳照射的牢房里,据另一个是世界的蝙蝠侠说这是灰蝙蝠的意思.哈尔望着抱着蝙蝠侠尸体化作塑像的超人,摇了摇头.

一朵玫瑰花被羊吃掉或者没被吃掉对小王子来说是不一样的,因为这朵花就是他的世界而巴里就是哈尔的那朵红玫瑰.

正义领主解体后,哈尔就在宇宙中流浪,只有每年自己生日的那天才会回到地球.

他和巴里约定的过的,每个生日他们都要一起过.

今天多了一个意外的来客.

"他们让你出来了?"
"怎么会,我自己跑出来的,还带着这个."超人摆了摆手上的定位器,"五分钟后他们就会找到我."

"我只是想再看看他."克拉克伸手抚上一块墓碑.

"这些不会是他的三围吧,这可真不像他的风格,那只老蝙蝠."哈尔看着墓碑,上面只有用花体刻出的布鲁斯·韦恩和一串数字.

"蝙蝠侠不能死也不会死,死的人叫布鲁斯,是个毫无用处的花花公子."克拉克苦涩的笑笑,"他总是更好强一些,强硬的跟我争吵,他说我会后悔,蝙蝠侠总是对的,不是吗?现在我后悔了,虽然有些像电影中的老套情节,我希望他从没认识过我,这样他就还是那个媒体宠儿,那个黑暗义警而不是孤零零的躺在这个黑匣子里,连真正的名字都不能让人知晓."

"我只是希望我能护住他,巴里的去世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在无数个晚上被吓醒,我梦到布鲁斯被人折磨,我却只能跪在原地挣扎嘶吼,我不想再看到他伤痕累累的出去浑身是血的回来,我空有一身的能力却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克拉克垂下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声音有些哽咽.

超人扫视了将他们俩围住的警车,"我想我该回去了,有人来接我了."顺从的带上氪石手铐,跟着警/察走进车内.

"再见了,哈尔,我的朋友."

离开了地球,哈尔进入一家宇宙酒吧,如果巴里没有成为闪电侠,如果巴里没有遇见我,那么结局是不是会不太一样,坐在宇宙酒吧里一个人灌酒的哈尔晕晕乎乎的想着.

"我的能量只能传送一个小的物品回到过去."巫师握着水晶球,看着哈尔,哈尔脱下了灯戒,"请把这个传送到过去.""如果成功修改过去,在另一个世界,他不记得你,你也不记得他,你们甚至不一定会相遇,属于你们俩的美好回忆就永远不复存在,即使这样你也要修改过去吗?"哈尔默默地点点头,"好吧,正好我需要一个地球人的身体寄居,准备好支付你应付代价了吗?"

身体,生命,灵魂你若需要就全都拿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又是平凡的一天,巴里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大雨接踵而来,巴里抱着公文包躲进屋檐下面等待雨停,雨幕中,一件夹克进入了巴里的视野,那个有着蜜糖色眼睛棕色头发的青年,顶着一件略破旧的夹克走到巴里面前,隐约有绿光在他的手指上闪烁.

"嘿,My,boy你是一个人吗?"

巴里无意识的抬高了嘴角,缓缓的走进夹克下,"现在我不是一个人了."
















【佐鸣】来呀,浪呀~ 上

单纯卖萌
OOC属于我,都是我的错,鞠躬😭😭

"啊......不行了,好想睡觉啊.鸣人看着周边把他围的严严实实的公文哀怨的在桌子上挤出了斯巴达脸.

"不行!"小天使扯了扯爬山弄皱的白色小袍子,头顶小光环站在一堆公文上一脸圣洁的俯视着鸣人,"你怎么能睡觉呢,你可是火影,是木叶村的希望,你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你不能....."

话还没说完,站在他后面的小恶魔就一脚把天使踹下了公文山,顺带摇了摇尾巴尖,对着晕晕乎乎的鸣人诱惑到"你可是火影,你都三天没睡了,睡一下没什么的".

......说的好有道理,鸣人半眯着眼,团在了桌子上认同的点点头,"我就睡一下下,一下下,没人会知道的."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他一觉睡醒太阳都歪了半边了.
鸣人迷迷糊糊的睁眼.
......佐助??!!
一,二,三,四.....等等.....四个佐助??!!
桥都麻袋.....四个点点长的佐助??!!
鸣人揉了揉眼睛,一脸生无可恋的确认了这个事实.一个佐助就把村子里的姑娘们迷的神魂颠倒,四个?还让不让我混了?!
说好的火影酷霸炫呢?说好的村长招人疼呢?我觉得我大概是个假的.....

恩.....团团的四个小佐助.那就叫佐助一号,二号,三号,四号吧.鸣人伸出手戳了戳一个佐助的头.
"嗷嗷,好痛!!"鸣人嗷嗷叫的收回手,拔掉了食指上扎着的迷你小苦无.
"哼."扎了鸣人的小佐助傲娇的一扭头,找了桌子的一个角落开始修行忍术.
得了教训的鸣人不敢再动手动脚只能怂怂的扒在桌子边上仔细的盯着看.

在小角落修行的佐助一号轻蔑的瞥了鸣人一眼,挺了挺胸膛,鼓起自己本来就圆乎乎的脸

【火遁·豪火球术】

啊,吐火球的小佐助好萌,鸣人捂住了心脏.
然后化身迷弟浑身冒粉心的鸣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迷你的小火球biu的一下弹到了最高的那座公文山......
然后,呼啦公文山就变成了一堆渣渣.

......................???? !!!!

终于反应过来的鸣人嗷的一下扑到自己的公文上,抱住那堆渣渣,欲哭无泪.
会死的!!鹿丸肯定会杀了我的!!

惹了祸的佐助一号哼了一声眼角却在偷偷的瞄着崩溃的鸣人.

佐助二号远远坐在桌子的另一边撇开了头.

佐助三号在另一个角一个人坐着,摸着自己站在手臂上的鹰,静静地看着鸣人.

佐助四号则默默地走到鸣人手边靠着鸣人的手背坐下.

"啪."突然,一个包裹被扔到鸣人的面前,四个小鸣人轱辘轱辘的从包裹里滚了出来.

鸣人一愣,他还没来得及惊讶这四个小鸣人就自动的分散到四个小佐助旁边去了.

看着鸣人一脸白痴状况外的样子,跨在窗台上正准备进来的佐助重重的叹了口气,"你都是火影了,怎么还是一副吊车尾的样子."

"你才是吊车尾!!"鸣人一瞬间炸起,"佐助,这些小人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缩小版的我们."

"我不清楚,他们是突然出现的,我的查克拉消失了,应该跟他们有关."佐助淡淡的回道.

得不到答案,鸣人重新把目光放在了这群小团子身上,恩....佐助一号和鸣人一号两个家伙脸上都有可疑的红晕,一开始还只是在吵着什么突然就打的不可开交,看架势是要把鸣人的公文全烧了.

鸣人二号一直死死扯着佐助二号的裤腿,小佐助冷漠脸的想要甩开小鸣人,奈何小鸣人黏性极好,小佐助甩不掉只能憋屈的拖着小鸣人在桌子上暴躁的走来走去.

佐助三号坐在茶杯的一边握笔在纸上写写画画,鹰以一煽三抖的方式,抓着比自己大四倍的纸,向茶杯另一边的鸣人三号飞去.然后就看鹰一脸绝望的来回不断飞,小鸣人脸上的傻笑越来越大.

..........马的智障

还是佐助四号和鸣人四号最正常,鸣人看着那两个安安静静互相挨着的小人.
啊,和平真好.

然后,就见小鸣人突然扭头在小佐助的脸上亲了一下,亲完了就把头靠在小佐助肩上,小佐助顺势用唯一的那只手轻轻的搂住了小鸣人.

您好,您的七代目已经原地炸裂了.

大约是一直被鸣人用崩溃的表情盯着太难受,佐助四号抬起了头,血红色的眼睛直直的望向鸣人,一小会后发现鸣人仍然是一脸崩溃的看着自己,微不可闻的啧了一下又闭上了眼睛.

在桌子上暴走的佐助二号开始踩着小鸣人的脸往下扯.啊,突然感觉自己的脸好疼,鸣人揉了揉自己的脸,伸手想把黏在一起的两个小团子分开,瞥见小佐助手心里闪动的千鸟又默默地把手收了回去.

你刚刚不还一脸嫌弃的吗?!混蛋!!任凭鸣人心中万匹草泥马奔腾佐助依旧不动如山,一脸平静的佐助看了看桌子上的小人,"带上他们,去找樱吧."

"也只能这样了."鸣人挠了挠头,抓起佐鸣一号二号放在了肩上,佐助带着三号四号两人一起离开了火影的办公室.

"所以说,这些突然出现而你们都没法用查克拉了?"小樱指着这些团子.

"目前来说是的."佐助回到,他旁边,鸣人正抓狂的用手在头上薅来薅去,"别在别人头上打架啊混蛋们!!"

【火遁·豪火球术】

"啊啊啊,好烫好烫,会秃的!!"头顶着火一脸斯巴达的鸣人抱着头,绕着医疗室转圈圈的跑.
他头顶上,同样表情和动作的小鸣人绕着火苗转圈圈的跑.

"哈哈哈哈,不仅长的像,连性格都一样."小樱捂着肚子,"都是一样的蠢."

"你不觉得他们就是不同时期的你们吗?"笑够了的小樱认真的看着佐助,"你们消失的查克拉很有可能是变成了他们,但怎么变回来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两天你们先带着他们等我找到让你们恢复的方法."

"两天后我再来找你."佐助扯着鸣人离开了医疗室.
乘着中午午休时间鸣人把佐助拖上了街,"佐助,我跟你说,木叶村的变化可大了,你可要好好看看."鸣人在前面悠闲的走着,肩上坐着两对小人,佐助一言不发的跟着他,目光却锁定在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上.

"啊,好饿,佐助,去吃一乐拉面吧."鸣人不由分说的把佐助拉进了拉面店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叔,来一份大份叉烧拉面再来份豚骨番茄面!"鸣人笑嘻嘻的对拉面大叔喊到.

"来嘞~"

"难得你回来,我请你吃最好吃的拉面.这可是经过七代火影认证木叶村最棒的美食!"鸣人从竹筒里拿了两双筷子,递了一双给佐助.

"哎??佐助呢??!!"

村子的另一头.

佐助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小孩,"啊哈,上当了吧,传说中的宇智波佐助,我要打败你,再打败第七代火影成为最伟大的第八代火影."小孩得意洋洋的叉腰站在大石头上.

"啪."佐助瞬间移到小孩后面给了小孩一个脑瓜崩.

"这不科学啊",小孩捂着被弹出来的大包怨念的坐在地上,"怎么不能用查克拉了还这么强啊.".
"你,怎么会知道."听到小孩的碎碎念,佐助眼神一冷,在背后悄悄的抽出草雉剑.

"那是当然的啦,你们的查克拉就是本大爷封印的,本大爷厉害不?爷爷给我的卷轴是最强的!!"一提到爷爷小孩就一改怨念的表情,又开始洋洋得意.

"啪."又一个脑瓜崩弹在小孩头上."你居然又弹我!!你别以为我打不过你!!"

"卷轴呢?"佐助问.

一开始还炸毛的小孩立马变得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着脑袋,"一不小心给我用火烧了,你别和我爷爷讲,我会被吊着打的."

头疼,感觉看到了另一个吊车尾的,佐助伸手捏了捏眉心.

"哎,佐助怎么还没回来."鸣人沮丧的趴在餐桌上,右边堆着小山高的拉面碗.

戳戳戳,鸣人戳着抱着拉面碗脸塞的鼓鼓的鸣人二号,"总是这样,总是突然消失,总是什么事都自己扛."

"嘶,怎么又扎我?!"鸣人看着手上明晃晃的迷你小苦无,佐助二号把鸣人二号连同那碗拉面一起护在身后.

"大的我打不过小的我还收拾不了?"

鸣人用两个手指拎起佐助二号,悬在空中摇啊摇,小佐助发出难受的哼唧声,听到声响,脸还埋在碗里的小鸣人立即抬头,嘴里的拉面都没咬断就直接冲向鸣人结果被拖出来的面条绊倒啪叽一下,脸狠狠地砸在桌子上.

估计是砸的太狠有点晕,小鸣人趴着,眼睛盯着小佐助,眼圈红红的,一点点的爬向鸣人.

"不管怎样,都是我追着你跑啊,佐助."鸣人叹了口气,放下了小佐助.刚落地小佐助就跑到小鸣人的身旁,把小鸣人扶起来,抱在了怀里,摸了摸他砸红的额头.

木叶医疗室里.
"乖,小朋友,来,告诉姐姐,你爷爷是谁啊?他现在在哪啊?回答姐姐的问题姐姐就给你糖吃哦."
"哼,本大爷才不是小孩子呢,丑女人."
"臭小鬼,你刚刚说了什么?!恩?!"小樱一拳把桌子砸翻.
"略略略,丑女人,怪力女~"小孩一边扯着鬼脸,一边在医疗室里逃窜.

嘭,小孩的撞上了柜子,头上鼓起红红的大包,"你跑啊,"小樱一把拎住小孩,一手扯着小孩的脸,咧着魔鬼般的微笑.

呜呜呜,爷爷说的对,女人好可怕,我要回家.


——tbc

在这里表白斯巴达大大,大大是我第一个关注的写佐鸣文的作家,大大草鸡棒~大大加油更,比心心~

镜花水月 【领主绿红生贺,微领主超蝠,不拆不逆(=^▽^=)】


人闲的时候总是会回忆。

哈尔一头撞在桌子上,蹂躏着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该死的,这群就会压榨人的小蓝人!!!我都三个月没回地球,三个月没洗澡了,没见巴里了,看看这个,我都臭了!!!"
"军团给你放一天的假."凯尔闪着绿光从通道另一头飘了过来.
"我今天放假??!!"
"凯尔,过来打我一下,我没做梦吧?!"哈尔不可置信的抬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那群小蓝人今天吃错药了吧."
"对,没听错,你今天放假,顺便一提我也三个月没回去没洗澡了.所以现在赶紧滚回你的地球吧."凯尔拍了拍哈尔的肩,坐在自己幻化的沙发上.

"1283扇区出现异常,请马上赶到."灯戒突然开始闪光.

"哦,天哪!!这才几分钟?!这东西又开始叫唤了,它就不能歇歇吗!!算了,祝我好运吧."一脸苦逼的凯尔抬起绿莹莹的戒指,从沙发上站起来,生无可恋的奔向茫茫宇宙.

作为一只光荣又高尚又光荣的绿灯侠(宇宙片警),你要学会360°托马斯全璇的全宇宙式的飞,玩不好半年你都得待在这,而陪伴你的只有一枚永远都在哔哔哔的灯戒和一群往死里压榨你的蓝色短腿上司.

对,别怀疑,你手上那个自带荧光效果的戒指就是你的武器,注意,一但没电了它就是个很丑的装饰,还是地摊货的那种.你每天都得和各种挑战人类审美极限丑的丧心病狂的东西战斗,还不能洗澡!!宇宙中水资源是非常珍贵的,洗澡是比打败视差怪还难的任务,但你可以考虑用你能熏跑视差怪的臭味去威胁你的短腿上司.

什么,你问工资?军团的工资还是很高的,毕竟你是在用自己岌岌可危的三观去战斗,但如果你来自地球,那么恭喜你,军团发的工资不能在地球上使用.等你熬到放假回到地球,等待你的只有一串串你付不起的账单和被房东扔出来的行李.

哦,对了,别忘了把你的味觉留在你的母星,在战斗中被杀死不容易但你很有可能死于军团提供的宇宙快餐,我不知道带着味觉的你能在这儿活几天.

然后现在,哈尔·全宇宙最强大最英勇的绿灯侠·乔丹正叼着一根小树枝很大佬的躺在星球日报的球上.三个月没交房租和水电的他成功的上了房东的黑名单并收获小包裹一只,没地方去的哈尔随即决定到各个城市浪一把,放松放松自己绷紧了三个多月的神经.

等等,下面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为什么还会有警车??

一抹蓝色极速向哈尔冲来,然后在他的上方停下.
"嘿,蓝大个,我等你很久了,这儿阳光真好,飘着不累吗,你要不要也来坐坐?"哈尔对飘在天空的蓝色人影招招手.

超人AKA克拉克·肯特无语的看着一脸惬意坐在球顶的哈尔,"哈尔,我的朋友,虽然我很高兴你从宇宙回来了,但你能不能先下来,有人报警说你要跳楼....."

.............

你猜怎么着,灯戒没电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崩溃啊!!

最后超人扯着哈尔的手臂把哈尔带下了楼,"为了赶过来,我翘掉了早会,完了,昨天佩里叫我写的稿子我还没写,我先走了啊."光速脱掉三原色的克拉克·肯特开始了小记者式的抓狂.

哈尔在一旁活动着手臂,看着克拉克卡上眼镜,快速的冲向星球日报.

妈的,怪不得老蝙蝠肯让你公主抱,手快给你拽脱臼了.

夜晚的哥谭迎来了她的黑暗骑士.
哦,还有一只曾经绿油油现在没电了的萤火虫.

哈尔·乔丹AKA花样作死脑洞侠,号称敢用脸接蝙蝠瞪的男人,但是如果可能他还是不想遇到那只黑漆漆的大蝙蝠.开玩笑,没灯戒的他又不像蓝大个那样刀枪不入能经得住蝙蝠怼的.

一脚踢开一个易拉罐,在哥谭街上顶风浪的哈尔觉得他的心脏麻痹(妈逼)似的痛,我不过就是扶了把要摔倒的人,怎么转眼我的钱包就没了.

虽然那干瘪瘪的钱包里面比哈尔的脸还干净但那是巴里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哥谭真是个一点都不友好的城市,冷风划过,哈尔缩了缩头,紧了紧身上有点单薄的飞行夹克,掏了掏口袋里的零钱,走进了一家小酒吧.

不远处,正为得手而得意的小偷突然看到一个漆黑的人影从阴影中走出,他惊恐的一把把钱包砸向对方的盔甲上,"别,别杀我,我只偷过钱包,没干其他事!!",转头疯狂的跑开,在他的身后,带着黑色手套的人捡起了脚边的钱包,消失在黑夜中.

恩,哥谭是个不友好的城市,没毛病.

海滨城,大都市,哥谭,中城,现在就只剩中城没去了,哈尔一边往嘴里灌着啤酒一边想着,巴里.

大概半年前哈尔突然消失,巴里找遍了全世界,求蝙蝠侠和超人进行全宇宙式的搜索,巴里做了所有他能做到的求了所有他能想到的人都得不到哈尔的音讯,直到三个月后浑身是伤高烧昏迷的哈尔突然出现在他家的地板上.

巴里几乎是一边飙泪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把哈尔送进了医院,但因为伤势过重又耽搁了太长时间,哈尔一直都挣扎在生死线的边缘,最后还是蝙蝠侠用了氪星技术才把哈尔从死神的手里给抢了回来.

哈尔足足躺了三天才醒过来,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小熊脑袋枕在床沿,带着深深的眼袋,微风吹起巴里一缕缕金发,哈尔轻轻的摸了摸巴里的头,心满意足的伸出手和巴里十指交缠.

哪个人说过的,谈恋爱就是痛并快乐着.养病的那几天哈尔真是深有体会,巴里全权的照顾哈尔,不允许哈尔离开自己的视线,就连上厕所也要跟着,后来哈尔被管烦了,就把巴里支出去把被子团了起来,自己躲在窗帘后面想吓吓巴里.

巴里推门而入,哈尔在窗帘后静静地等着,等巴里到床边自己再跳出来.

他没等到巴里走到床边却听到了巴里站在房间里压抑的哭泣声,哈尔就跟一只尾巴被烧了的猫一样从窗帘后面窜了出来,一把抱住巴里,一边发誓自己再也不会一声不说的就消失一边轻轻的亲吻巴里的眼角.

哈尔出院后的第三天,军团又召唤了他还给了他一个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任务,忍了很多天的巴里终于还是爆发了,他们俩大吵一架,结果,哈尔还是去了宇宙,一去就又是三个月.

哈尔·巨穷但绝对不怂·乔丹,注意,跟着我念,哈尔·巨穷但绝对不怂·乔丹现在很怂很怂的在闪电侠的家门口走来走去.

"进来吧."门突然被打开,脱去一身的盔甲的人从门里探出头来.

"老蝙蝠??"哈尔走进巴里家,迎面而来的暖意驱赶了刺骨的寒冷.

"啊,哈尔来了?好吧,布鲁斯,这次又是你赢了."克拉克围着可笑的围裙端着一盆香喷喷的苹果派从厨房里走出来,"说真的,为什么每次我跟你打赌都是我输?"

"Because I am Batman."布鲁斯眼睛紧盯着克拉克手中的苹果派一本正经的回答.

克拉克放下苹果派用还沾着面粉的手捏了捏布鲁斯的脸,"算了,总归我还是赢过一局的."

"克拉克?布鲁斯?你们来这干嘛?巴里呢?"哈尔·觉得自己现在锃光瓦亮·乔丹一脸懵逼.

"他们是来庆祝你的生日的"金发天使抱着一堆吃的从门外进来,将手里的东西铺满了整张餐桌,"天才,你不会连你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吧,我就知道."

"我说那群小蓝人怎么肯给我放假了."哈尔摸了摸鼻子,移开了目光.

巴里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抱住哈尔,"我真是服了你了,天才!"哈尔轻轻的环了环巴里的腰,确定了什么后,收紧了双臂.

"我知道你很忙"巴里在哈尔的肩头轻轻说,"但我很想你."

哈尔松开双臂,双手托着巴里的头,望入那对涌着思恋的湛蓝色的眸子,"我也想你,My boy."然后深深的吻了上去.

"咳咳,我想我们现在应该看看礼物了."克拉克尴尬的打断了他们,"我的是苹果派,希望你们会喜欢.布鲁斯,你的呢?"

布鲁斯扔了一个瘪瘪旧旧的钱包给哈尔,"我想这是你的."
"我被偷的钱包?!你从哪拿回来的?!"哈尔震惊.
"一个倒霉蛋,我只是路过,他就哭着把钱包扔给了我."

这.....哥谭真是个凶残的地方.

"巴里,My boy,你的礼物呢?"哈尔期待的望向巴里,"额.....我没忍住,吃了."巴里有些尴尬.

"那你得赔我一份生日礼物."哈尔用一根丝带在巴里的手腕上打了个蝴蝶结,然后落下轻轻一吻,"I belong to you and you belong with me. "

"好了,男孩们,来吃蛋糕吧,在我的家乡庆祝诞生之日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神奇女侠推着蛋糕从巴里身边突然出现.

然后哈尔就被红透了的闪电侠用蛋糕糊了一脸的.

哈尔觉得这大概是他这一生中在这整个宇宙里度过的最美好的一天了.

尽管第二天那群短腿小蓝人顶着哈尔的愤怒又把哈尔召唤走了.

真是美好的回忆.

那个时候,老蝙蝠穿的还是黑色

那个时候,蓝大个还套着那身傻啦吧唧的三原色衣服,笑的像个来自堪萨斯州的小镇男孩

那个时候,我还穿着的绿色,你还没有躺在这里

人闲下来的时候总是会回忆,我说的对吧,My boy.

哈尔用手轻轻拂了拂白色的墓碑

这个生日,我依旧和你一起

#说起来为什么全世界都认为眼镜是变身的终极奥义,超人带上眼镜全世界都认不出他就是个小记者,神奇女侠带上眼镜就成了大学教授,蝙蝠侠也带眼镜,白色护目镜,这是什么时尚潮流么?这不科学!!

#黑夜里的老爷超级吓人233333

#希望能遇到一个可爱的闪闪带我回2月20号(∩▽∩)

阿喀琉斯之踵【HW 不拆不逆】

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好歹赶上了情人节,最后一秒写完,文笔不好请海涵,单身狗的我必须要发糖(刀子)
好吧,因为文笔其实并不虐的(๑•॒̀ ູ॒•́๑)啦啦啦

"阿喀琉斯之踵?那是什么?"
"Well,一个毫无意义的希腊神话."

塞波冬在上,我那拥有比波浪更弯曲的栗色头发,有比驰骋的阿波罗战车更闪耀的双目,有比带晨露的玫瑰更娇艳的薄唇,四肢蕴藏着大海力量的儿子啊,你异色的眸子中透着坚毅,智慧之神在你额上留下祝福,诸神与凡人的都会为你称赞

"That was amazing!!"
"Sherlock,Brilliant!!"
【莘巴赫英雄
业余侦探寻回特纳杰作苏格兰场因遗漏线索而出丑】
【每日明星快讯
技术专家夏洛克再解难题,技术英雄再破悬案】

【Miss me?】

汹涌的冥河啊,愿你庇佑我的儿子,将伤害他的人卷入你白骨皑皑的河底,让敌人的灵魂永远游荡嘶吼于地狱之门前

"bye,John."
John看着灰色的身影从楼顶落下,人群与街道都按下静音,世界从此一片死寂

两年后

"Welcome back,my brother."

"两年,整整两年,我认为.....我认为你死了,你就这样让我为你哀悼,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哦,你这个混蛋."

"我的婚礼,Sherlock,这是我这辈子最重大的一天,我想和这世界上我最爱的,最在乎的两个人一起度过这一天."

仁慈的赫拉啊,我看着冰凌一层一层的覆盖,冻结,晶莹剔透,我看着闪着光芒的金箭刺进他的脚踝,刺骨的寒意飘散在冥河之上

"你不能这样啊,夏洛克!!John会担心你的,看看你,你已经三天都没吃东西!!"

婚礼,妻子,孩子,家庭,John会慢慢远离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正常人的生活??Boring!!"

可你所最鄙弃厌恶的一切夺走了你最在乎的那样东西

"他享受那种刺激的冒险,他戒不了这个."

但为了他的家庭,他会的,你知道的,军人的忠诚.

"我不会为不可能的事情担忧,John不会远离我!!绝对不会!!"

你担忧过的,在你背对月亮在树林的阴影间玩命逃亡时,在你独自一人躺在粗糙的水泥地仰望天花板时,在你坐在回国的飞机上看向窗外的远处时,你担忧着他是否远离,恐惧着他的已经离去.

"Nope......."

停下,别再对我说谎,
因为,【我】就是你


伟大的宙斯啊,我诅咒阿波罗,我诅咒他射出的金箭,如果他与这天上的太阳永生,我愿倒倾所有的海水,向复仇女神献上我的生命,浇熄他,毁灭他,可那有能如何,我的孩子,我那可爱又可怜的孩子,已经永远的迷失于冥河河畔

"John?快看看这个,John?!"
....................

"Well,Mr skull."

回应他的只剩一缕漂浮着灰尘的阳光和一只永远都不会开口的骷髅

END
阿喀琉斯之踵:即使是再强大的英雄,他也有致命的死穴或软肋【来源于搜狗】

私心觉得夏洛克和阿克琉斯有点像,他们都性格鲜明而丰富,矛盾而复杂:他们为了荣誉而战,冷酷背后藏着温柔;他们外表桀骜不羁,内心却向往平静(并不),对朋友挚爱,对敌人残忍

其实金箭也指丘比特的爱情之箭

私心打了这个tag,在这儿做个吐槽

别拦我,让我360°托马斯全璇的飙会泪........

水了那么多年的圈我终于鼓起勇气暗搓搓的将我的小爪爪伸向了这对萌死人的每个宇宙都配对的CP【苟富贵,上约翰,信福华,得永生】   你什么的都没看见~( ̄y▽ ̄)~*捂嘴偷笑

其实我只是想写坐在沙发上吃花生的华生突然出现在了221B然后突然消失
夏洛克打开花生酱的盖子又神他妈的神奇的召唤了华生

然鹅......这特么是什么鬼文风!!!???

努力不OOC的我成功的失去了玩梗的权利,然而我还是OOC了( ̄ー ̄).......生无可恋

说好的炸毛逗逼呢??!!说好的搞笑卖萌呢??!!

氪星的太阳啊,我到底是干了些啥啊.......

蓝瘦......我大概吃了太多假香菇

写不好推理的我眼泪掉下来,夏洛克的那段推理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文写的一点情节都没有,都是我的锅,现在的我只求各位看在我是第一次写文的情况下轻喷_(:3 」∠)_ 

顺带希望有可爱的太太路过的时候能够指点指点我滑铁卢般的文字组织表达能力和剧情 

比心 (*≧▽≦)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番外【HW 不拆不逆】


Sherlock蹲在沙发上双手交叉在脸下,如临大敌,严肃谨慎的盯着对面

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盒400mL的花生酱而是死而复生还磕了药的莫里亚蒂.

撕还是不撕?

撕开盖子需要花200牛的力.

站起来需要克服646.8牛的力,如果再加上移动所浪费的内能和热能......

恩.......俩点零八分整.

80%的可能John正在上卫生间.

俩点零八分二十七秒,手指掀起了盖子的一角.

俩点零八分三十秒,

"啪~"

"见鬼,Sherlock,你特么下次要是再敢在这个时候召我过来我就杀了你,以我军人的尊严起誓!!"John一边拎着自己的裤子一边大吼。

"黑咖啡."

"Damn it!厨房离你只有五步,你特么能不能自己做点事!!!"

"事实上,是八步,John."

该死的,Sherlock上辈子一定是条到处搜刮宝藏的恶龙,我一定是上辈子弄死了他还顺带带人霸占了他的宝藏这辈子才被这样安排!

John愤愤不平的拎好裤子,进入厨房泡那该死的黑咖啡.

"两颗糖."

对,还有那该死的两!颗!糖!

Sherlock心满意足的捧着咖啡,蹲在沙发上,打开John的电脑,开始浏览John的博客.

"Oh...FUCK!!Sherlock!!!!"错手打开冰箱的John用光速关上冰箱门,一颗人头正正方方的被放在冰箱里。
"Oh...别管那个了!!John!!!!一个八分的案子,Merry  Christmas~"

"我不会再给你买任何和花生有关的东西了!!Never!!!想都别想!!!"



END

打开花生酱,就有机会赢取约翰 花生一只~

私心加了点点smaugbo~
各种意义上花生你都说中了事实~上辈子被抛弃的四毛哥这辈子要死粘着你不放啦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HW 不拆不逆】

John一脸蒙圈的站在毛毯上,环视着四周。谁特么能解释下现在是什么鬼?!

墙上挂着耳机的麋鹿头骨,黄色的笑脸涂鸦(那特么绝对是弹坑!!),壁炉上的骷髅,以及某个靠坐在沙发上双眼紧闭双手交叉的卷毛。

"黑咖啡,两颗糖。"
"em....你是在和我说话?或许你能给我解释下我为什么会在这,介于刚刚我还坐在我家沙发上吃花生?!"

"前军医,曾去过阿富汗"卷毛睁眼看了看他,咧牙假笑一下,挤出了一堆褶子,"那么,黑咖啡,两颗糖,谢谢。"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这就很尴尬了,John扯了扯嘴角,耸耸肩,压下怒火,"见鬼,看起来不给你咖啡你就不会回答我的问题了,好吧,咖啡在哪?""厨房左边第二个柜子,糖在第三个。"

John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厨房,在第二个柜子里翻出咖啡,"For God's sake,这地方居然是厨房!!"

蒸馏瓶,酒精灯,试管,喷火枪,玻璃皿里两颗可疑的焦黑球球,John在咖啡中加了两块方糖,穿过杂乱的颜色诡异的瓶瓶罐罐,把咖啡端到了卷毛的手上。

卷毛接过咖啡,抿了一口,"一个军医,刚从战场上回来,依靠救助金度日,患有PSTD,这一点你的心理医生说的没错,完全是因为心理原因,有一个关系很糟的酗酒的妹妹,刚和她吵了一架,大约一分钟之前还坐在旅馆沙发上吃花生看无聊的电视剧,一分钟后出现在这里。"

"That...That is amazing!!"John惊呼,"你是怎么做到的?!"
卷毛听到John的惊呼后脸上的表情,"事实上我以为你会说Piss of。"
"这真的很另人惊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的发型,举止是军人风格,脸晒的比较黑但手腕却没晒黑,说明你之前在国外但不是日光浴。

你的手很稳,拇指和食指有薄茧但中指指节并没有明显的茧,说明你不是靠笔杆生存,食指上有斜线的痕迹,你是个医生,军医。

你的腿很跛,但宁愿站着也不愿坐,好像完全忘了自己的残疾说明你至少有点身心障碍也证明这是外伤,战场上受的伤,阳光充足的战场........不难推测是阿富汗

肩头有两根属于女性的金色长发,和你的头发颜色相似,应该是她在拥抱你时留下来的,一个刚从战场回来身心失衡的老兵不会这么快有女朋友,那么假设她是你的亲人,你的妹妹。"卷毛从沙发上站起

"你的口袋里还有映有字样的旅馆纸巾,有亲人但依旧一人独自住在旅馆,说明你们的关系并不好,身上有酒味但很明显你并没喝酒,应该是你妹妹留下的。

一个拥抱就能留下酒味说明她喝了很多,而且是经常性的酗酒,不管是从医生还是哥哥的方面你都不会能忍受这个,因此你们大吵了一架。

衣服腹部有褶皱,褶皱中还留有花生屑说明在她摔门走后无处发泄的你只能坐在沙发上边吃花生边看无聊的电视剧。"卷毛看着窗外,阳光侧打着浓密的卷发,棱角分明的侧脸将世界分成光和影的两部分,互不相容。

"Brilliant !!"绚丽的光芒好似星星,在瓦蓝的眼睛中炸开,星光狠狠地砸进灰,绿,蓝三色的眼睛,卷毛扭过头,光与影交织在一起,"这完全超出我的想象!!"John激动的喊到,"你是警察还是侦探?"

"咨询侦探,我发明的,独此一家。"卷毛挺直了背,带着高傲和自大的口吻,"当警察迷失方向时,当然,他们经常都这样,他们会来咨询我。"

"I am John Watson and you?"
"Sherlock,Sherlock Homles.The adress is 221B Baker Street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