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凉凉

【绿红,微超蝠】一花一世界

#CP不拆不逆呦
#领主世界AU,有一些私设,OOC的话请海涵.
#文风变化有点大,有人相信这是镜花水月的番外嘛,我自己都不信😂😂
#个人觉得超人其实是个拥有人类之心的外星人,也会害怕,也会自私.

以上

有一次,我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认识的。
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飞鸟集

任由乳白色的沙拉酱黏乎乎的粘在手指上,巴里紧抓着自己的早餐急冲冲的向警局赶去。今天巴里的运气还不错,赶在最后一分钟进了警\局,他工作的地方.

天知道,在巴里还年少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以后可以在一秒内绕地球好几圈,现在却变成了日常迟到的好好先生.作为一个法证小警\察,他的工作一向不是很忙,今天也如此.

巴里端着一杯咖啡,半倚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有飞机在大都会上空失灵了,毫无例外的窜出了一个蓝色身影,镜头给了这位光明之子一个特写,蓝衣红斗篷的超人咧着一口白牙双手托着飞机,缓缓的降落在公园的草坪上.

抿了口咖啡,巴里在心里默默吐槽,大都会是改名叫大三角了吧,这都这周的第几架了,超人接飞机的次数都赶上我坐飞机的次数了.大都会有超人,哥谭有蝙蝠侠,星城有口香糖侠,唯独中城没有专属的超级英雄,哦,还有一个城市也没有自己的专属英雄,海滨城.

"嘿,我们的金发小天使,去帮我买个热狗吧."吉姆勾住了巴里的肩膀朝人群喊了一声,"你们还有谁想吃的?"所有人都举起手,吉姆得意的向巴里挤挤眼睛.

"哦,好吧."巴里耸耸肩向门外走去.

热狗店离警/局挺远,等巴里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一群人涌向了拎着大塑料袋的巴里,袋子里的热狗飞速消失."嘿,伙计们,有谁拿走了我的那份."巴里倒了倒空空的塑料袋,朝人们喊到,所有人都低头吃着手上的热狗,没人搭理他,巴里只好再次出门.

平静会使时间过的飞快,就像海浪中的泡沫,在人不知不觉的时候碎裂,消失.日复一日的生活,一成不变,享用完母亲做的晚饭的巴里平躺在床上,枕着双臂仰望天花板有些无所事事,巴里拿来当小夜灯的戒指前几天消失了,房间就比以前昏暗了些,连唯一的小惊喜星空也看不见了.

也许是它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巴里砸了砸嘴.

戒指是在一个晚上突然出现的,当时巴里的母亲正被闪电般的黄光折磨,戒指发出柔和的光护住了巴里和他的母亲,两种光芒互相碰撞,同时出现又同时消失.光消失的时候,戒指从半空掉在地上,大概是耗尽了所有的能量,巴里俯身捡起它,那一瞬间戒指由黄色变成绿色,并一直亮着,就像是巴里点燃了什么.


闪电侠死了,就在正联众人的面前.
超人听不到,钢骨搜索不到,灯戒扫描不到,神奇女侠捏碎了控制台,蝙蝠侠拉上了面具隐在黑暗里似乎和黑色融为一体,哈尔像是凝固了一样,僵直的站着,看着屏幕里被折磨的巴里.

绿灯侠当然不会害怕,他们是全宇宙共认的勇士,哈尔会举起灯戒,英勇无畏的冲向视差怪,冲向未知的宇宙,冲向各种各样的怪物,然而在巴里死的那一瞬,他只能任绝望这头巨兽撕碎,在恐惧中看着绿光被黄色吞噬.

神奇女侠剪去了她的长发,蓝大个变成了白大个,蝙蝠侠穿上了灰色,那是葬礼的颜色,他们甚至找不到巴里的尸体,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祭奠.卢瑟控制了政府,政府煽动人民,往日的英雄像是腐烂了的食物,被人们唾弃抵制.到处都是反对的声音.

"绿箭,黑金丝雀死了,沙赞还躺在医院."蝙蝠侠直挺挺的站着,鲜血逐渐在他身下形成一个小血潭,"布鲁斯,那不是你的错."超人轻轻的拢着蝙蝠侠,悲伤深深刻在他的脸上,"谈判,我们和政府进行谈判."

在蝙蝠侠的不断努力下,政府最终同意和正联谈谈,但那场会议其实是个把英雄一网打尽的陷阱,氪石子弹熄灭了超人眼中跳动的最后一丝希望,会议最后以超人捏碎卢瑟的头颅告终,和卢瑟同时被超人杀死的还有那个来自堪萨斯州的小镇男孩克拉克.

自那天起,正义联盟改称正义领主并向全世界宣战.

"我们谈过这个,克拉克,我们不是要成为独裁者!"蝙蝠侠将文件拍在桌子上,"克拉克已经死了,叫我卡-艾尔,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我应该做的事情."超人半飘在空中,好像比蝙蝠侠高一些就能给他更多的底气."这不是你切除那些家伙脑叶,摧毁伊拉克恐怖分子和政府的理由!"蝙蝠侠怒吼,"我永远的解决了伊拉克的战争问题!至于切除他们的脑叶,我早该这么做了,我不应该在那群疯子一次次伤害我的人民之后只一次一次把他们扔进疯人院,想想杰森,你还想让小丑杀死你的下一个罗宾吗?!"

无法忍受超人做法的蝙蝠侠最终打开了平行世界通道,与另一个正联联手准备制服领主,被失望与愤怒压倒的超人失去控制错手杀死了灰蝙蝠,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嘿,真不敢相信你是我的同位体,英勇无畏的绿灯侠居然变成了黄灯,你真是太丢我的脸了."另一个世界的绿灯侠飘到哈尔身边.

"你的闪电侠呢,你不会没有专属的闪电侠吧,这不科学,绿灯和闪电任何世界都配对这可是全宇宙通用的定律,你真是太不幸了,我得说我的巴里是个天使."

"够了,天才,快闭上你的嘴."另个世界闪电侠一脸无奈.

"我们可是super friend第二,不过介于你们的超人把你们的蝙蝠侠杀了,你没有闪电小天使好像也挺正常的."另个世界的哈尔怂怂肩.

超人没有被处死只是被永远关进了有红太阳照射的牢房里,据另一个是世界的蝙蝠侠说这是灰蝙蝠的意思.哈尔望着抱着蝙蝠侠尸体化作塑像的超人,摇了摇头.

一朵玫瑰花被羊吃掉或者没被吃掉对小王子来说是不一样的,因为这朵花就是他的世界而巴里就是哈尔的那朵红玫瑰.

正义领主解体后,哈尔就在宇宙中流浪,只有每年自己生日的那天才会回到地球.

他和巴里约定的过的,每个生日他们都要一起过.

今天多了一个意外的来客.

"他们让你出来了?"
"怎么会,我自己跑出来的,还带着这个."超人摆了摆手上的定位器,"五分钟后他们就会找到我."

"我只是想再看看他."克拉克伸手抚上一块墓碑.

"这些不会是他的三围吧,这可真不像他的风格,那只老蝙蝠."哈尔看着墓碑,上面只有用花体刻出的布鲁斯·韦恩和一串数字.

"蝙蝠侠不能死也不会死,死的人叫布鲁斯,是个毫无用处的花花公子."克拉克苦涩的笑笑,"他总是更好强一些,强硬的跟我争吵,他说我会后悔,蝙蝠侠总是对的,不是吗?现在我后悔了,虽然有些像电影中的老套情节,我希望他从没认识过我,这样他就还是那个媒体宠儿,那个黑暗义警而不是孤零零的躺在这个黑匣子里,连真正的名字都不能让人知晓."

"我只是希望我能护住他,巴里的去世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在无数个晚上被吓醒,我梦到布鲁斯被人折磨,我却只能跪在原地挣扎嘶吼,我不想再看到他伤痕累累的出去浑身是血的回来,我空有一身的能力却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克拉克垂下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声音有些哽咽.

超人扫视了将他们俩围住的警车,"我想我该回去了,有人来接我了."顺从的带上氪石手铐,跟着警/察走进车内.

"再见了,哈尔,我的朋友."

离开了地球,哈尔进入一家宇宙酒吧,如果巴里没有成为闪电侠,如果巴里没有遇见我,那么结局是不是会不太一样,坐在宇宙酒吧里一个人灌酒的哈尔晕晕乎乎的想着.

"我的能量只能传送一个小的物品回到过去."巫师握着水晶球,看着哈尔,哈尔脱下了灯戒,"请把这个传送到过去.""如果成功修改过去,在另一个世界,他不记得你,你也不记得他,你们甚至不一定会相遇,属于你们俩的美好回忆就永远不复存在,即使这样你也要修改过去吗?"哈尔默默地点点头,"好吧,正好我需要一个地球人的身体寄居,准备好支付你应付代价了吗?"

身体,生命,灵魂你若需要就全都拿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又是平凡的一天,巴里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大雨接踵而来,巴里抱着公文包躲进屋檐下面等待雨停,雨幕中,一件夹克进入了巴里的视野,那个有着蜜糖色眼睛棕色头发的青年,顶着一件略破旧的夹克走到巴里面前,隐约有绿光在他的手指上闪烁.

"嘿,My,boy你是一个人吗?"

巴里无意识的抬高了嘴角,缓缓的走进夹克下,"现在我不是一个人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