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凉凉

镜花水月 【领主绿红生贺,微领主超蝠,不拆不逆(=^▽^=)】


人闲的时候总是会回忆。

哈尔一头撞在桌子上,蹂躏着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该死的,这群就会压榨人的小蓝人!!!我都三个月没回地球,三个月没洗澡了,没见巴里了,看看这个,我都臭了!!!"
"军团给你放一天的假."凯尔闪着绿光从通道另一头飘了过来.
"我今天放假??!!"
"凯尔,过来打我一下,我没做梦吧?!"哈尔不可置信的抬头拍了拍自己的脸,"那群小蓝人今天吃错药了吧."
"对,没听错,你今天放假,顺便一提我也三个月没回去没洗澡了.所以现在赶紧滚回你的地球吧."凯尔拍了拍哈尔的肩,坐在自己幻化的沙发上.

"1283扇区出现异常,请马上赶到."灯戒突然开始闪光.

"哦,天哪!!这才几分钟?!这东西又开始叫唤了,它就不能歇歇吗!!算了,祝我好运吧."一脸苦逼的凯尔抬起绿莹莹的戒指,从沙发上站起来,生无可恋的奔向茫茫宇宙.

作为一只光荣又高尚又光荣的绿灯侠(宇宙片警),你要学会360°托马斯全璇的全宇宙式的飞,玩不好半年你都得待在这,而陪伴你的只有一枚永远都在哔哔哔的灯戒和一群往死里压榨你的蓝色短腿上司.

对,别怀疑,你手上那个自带荧光效果的戒指就是你的武器,注意,一但没电了它就是个很丑的装饰,还是地摊货的那种.你每天都得和各种挑战人类审美极限丑的丧心病狂的东西战斗,还不能洗澡!!宇宙中水资源是非常珍贵的,洗澡是比打败视差怪还难的任务,但你可以考虑用你能熏跑视差怪的臭味去威胁你的短腿上司.

什么,你问工资?军团的工资还是很高的,毕竟你是在用自己岌岌可危的三观去战斗,但如果你来自地球,那么恭喜你,军团发的工资不能在地球上使用.等你熬到放假回到地球,等待你的只有一串串你付不起的账单和被房东扔出来的行李.

哦,对了,别忘了把你的味觉留在你的母星,在战斗中被杀死不容易但你很有可能死于军团提供的宇宙快餐,我不知道带着味觉的你能在这儿活几天.

然后现在,哈尔·全宇宙最强大最英勇的绿灯侠·乔丹正叼着一根小树枝很大佬的躺在星球日报的球上.三个月没交房租和水电的他成功的上了房东的黑名单并收获小包裹一只,没地方去的哈尔随即决定到各个城市浪一把,放松放松自己绷紧了三个多月的神经.

等等,下面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为什么还会有警车??

一抹蓝色极速向哈尔冲来,然后在他的上方停下.
"嘿,蓝大个,我等你很久了,这儿阳光真好,飘着不累吗,你要不要也来坐坐?"哈尔对飘在天空的蓝色人影招招手.

超人AKA克拉克·肯特无语的看着一脸惬意坐在球顶的哈尔,"哈尔,我的朋友,虽然我很高兴你从宇宙回来了,但你能不能先下来,有人报警说你要跳楼....."

.............

你猜怎么着,灯戒没电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崩溃啊!!

最后超人扯着哈尔的手臂把哈尔带下了楼,"为了赶过来,我翘掉了早会,完了,昨天佩里叫我写的稿子我还没写,我先走了啊."光速脱掉三原色的克拉克·肯特开始了小记者式的抓狂.

哈尔在一旁活动着手臂,看着克拉克卡上眼镜,快速的冲向星球日报.

妈的,怪不得老蝙蝠肯让你公主抱,手快给你拽脱臼了.

夜晚的哥谭迎来了她的黑暗骑士.
哦,还有一只曾经绿油油现在没电了的萤火虫.

哈尔·乔丹AKA花样作死脑洞侠,号称敢用脸接蝙蝠瞪的男人,但是如果可能他还是不想遇到那只黑漆漆的大蝙蝠.开玩笑,没灯戒的他又不像蓝大个那样刀枪不入能经得住蝙蝠怼的.

一脚踢开一个易拉罐,在哥谭街上顶风浪的哈尔觉得他的心脏麻痹(妈逼)似的痛,我不过就是扶了把要摔倒的人,怎么转眼我的钱包就没了.

虽然那干瘪瘪的钱包里面比哈尔的脸还干净但那是巴里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哥谭真是个一点都不友好的城市,冷风划过,哈尔缩了缩头,紧了紧身上有点单薄的飞行夹克,掏了掏口袋里的零钱,走进了一家小酒吧.

不远处,正为得手而得意的小偷突然看到一个漆黑的人影从阴影中走出,他惊恐的一把把钱包砸向对方的盔甲上,"别,别杀我,我只偷过钱包,没干其他事!!",转头疯狂的跑开,在他的身后,带着黑色手套的人捡起了脚边的钱包,消失在黑夜中.

恩,哥谭是个不友好的城市,没毛病.

海滨城,大都市,哥谭,中城,现在就只剩中城没去了,哈尔一边往嘴里灌着啤酒一边想着,巴里.

大概半年前哈尔突然消失,巴里找遍了全世界,求蝙蝠侠和超人进行全宇宙式的搜索,巴里做了所有他能做到的求了所有他能想到的人都得不到哈尔的音讯,直到三个月后浑身是伤高烧昏迷的哈尔突然出现在他家的地板上.

巴里几乎是一边飙泪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把哈尔送进了医院,但因为伤势过重又耽搁了太长时间,哈尔一直都挣扎在生死线的边缘,最后还是蝙蝠侠用了氪星技术才把哈尔从死神的手里给抢了回来.

哈尔足足躺了三天才醒过来,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小熊脑袋枕在床沿,带着深深的眼袋,微风吹起巴里一缕缕金发,哈尔轻轻的摸了摸巴里的头,心满意足的伸出手和巴里十指交缠.

哪个人说过的,谈恋爱就是痛并快乐着.养病的那几天哈尔真是深有体会,巴里全权的照顾哈尔,不允许哈尔离开自己的视线,就连上厕所也要跟着,后来哈尔被管烦了,就把巴里支出去把被子团了起来,自己躲在窗帘后面想吓吓巴里.

巴里推门而入,哈尔在窗帘后静静地等着,等巴里到床边自己再跳出来.

他没等到巴里走到床边却听到了巴里站在房间里压抑的哭泣声,哈尔就跟一只尾巴被烧了的猫一样从窗帘后面窜了出来,一把抱住巴里,一边发誓自己再也不会一声不说的就消失一边轻轻的亲吻巴里的眼角.

哈尔出院后的第三天,军团又召唤了他还给了他一个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任务,忍了很多天的巴里终于还是爆发了,他们俩大吵一架,结果,哈尔还是去了宇宙,一去就又是三个月.

哈尔·巨穷但绝对不怂·乔丹,注意,跟着我念,哈尔·巨穷但绝对不怂·乔丹现在很怂很怂的在闪电侠的家门口走来走去.

"进来吧."门突然被打开,脱去一身的盔甲的人从门里探出头来.

"老蝙蝠??"哈尔走进巴里家,迎面而来的暖意驱赶了刺骨的寒冷.

"啊,哈尔来了?好吧,布鲁斯,这次又是你赢了."克拉克围着可笑的围裙端着一盆香喷喷的苹果派从厨房里走出来,"说真的,为什么每次我跟你打赌都是我输?"

"Because I am Batman."布鲁斯眼睛紧盯着克拉克手中的苹果派一本正经的回答.

克拉克放下苹果派用还沾着面粉的手捏了捏布鲁斯的脸,"算了,总归我还是赢过一局的."

"克拉克?布鲁斯?你们来这干嘛?巴里呢?"哈尔·觉得自己现在锃光瓦亮·乔丹一脸懵逼.

"他们是来庆祝你的生日的"金发天使抱着一堆吃的从门外进来,将手里的东西铺满了整张餐桌,"天才,你不会连你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吧,我就知道."

"我说那群小蓝人怎么肯给我放假了."哈尔摸了摸鼻子,移开了目光.

巴里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抱住哈尔,"我真是服了你了,天才!"哈尔轻轻的环了环巴里的腰,确定了什么后,收紧了双臂.

"我知道你很忙"巴里在哈尔的肩头轻轻说,"但我很想你."

哈尔松开双臂,双手托着巴里的头,望入那对涌着思恋的湛蓝色的眸子,"我也想你,My boy."然后深深的吻了上去.

"咳咳,我想我们现在应该看看礼物了."克拉克尴尬的打断了他们,"我的是苹果派,希望你们会喜欢.布鲁斯,你的呢?"

布鲁斯扔了一个瘪瘪旧旧的钱包给哈尔,"我想这是你的."
"我被偷的钱包?!你从哪拿回来的?!"哈尔震惊.
"一个倒霉蛋,我只是路过,他就哭着把钱包扔给了我."

这.....哥谭真是个凶残的地方.

"巴里,My boy,你的礼物呢?"哈尔期待的望向巴里,"额.....我没忍住,吃了."巴里有些尴尬.

"那你得赔我一份生日礼物."哈尔用一根丝带在巴里的手腕上打了个蝴蝶结,然后落下轻轻一吻,"I belong to you and you belong with me. "

"好了,男孩们,来吃蛋糕吧,在我的家乡庆祝诞生之日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神奇女侠推着蛋糕从巴里身边突然出现.

然后哈尔就被红透了的闪电侠用蛋糕糊了一脸的.

哈尔觉得这大概是他这一生中在这整个宇宙里度过的最美好的一天了.

尽管第二天那群短腿小蓝人顶着哈尔的愤怒又把哈尔召唤走了.

真是美好的回忆.

那个时候,老蝙蝠穿的还是黑色

那个时候,蓝大个还套着那身傻啦吧唧的三原色衣服,笑的像个来自堪萨斯州的小镇男孩

那个时候,我还穿着的绿色,你还没有躺在这里

人闲下来的时候总是会回忆,我说的对吧,My boy.

哈尔用手轻轻拂了拂白色的墓碑

这个生日,我依旧和你一起

#说起来为什么全世界都认为眼镜是变身的终极奥义,超人带上眼镜全世界都认不出他就是个小记者,神奇女侠带上眼镜就成了大学教授,蝙蝠侠也带眼镜,白色护目镜,这是什么时尚潮流么?这不科学!!

#黑夜里的老爷超级吓人233333

#希望能遇到一个可爱的闪闪带我回2月20号(∩▽∩)

评论(7)

热度(21)